2571_a5203

♂? ,,

洛杰布赶紧拿着电话到卧室里去了。

反正慕天星这会儿跟纪家人都在一起喝茶聊天,不再套房里。

门关上,洛杰布在里头跟乔歆羡夫妇说。

凌冽头疼地摁着太阳穴。

这种时候,洛杰布也是该避嫌的,却成了帮着乔家打探情报的内贼了,凌冽他们这边一举一动,洛杰布即时就同步到乔家去了。

倾慕也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瑾容爷爷也总说即便面对国家大事的时候,洛杰布的处理准则也是三个字:看心情。

“让康康先主动告病假一个月,国防部所有工作交由暂代处理。

夜安也一并送去皇宫保卫处。

夜蝶不可探视,彻查后再酌情选择死刑方式。

夜安可以允许乔家探视,彻查之后,酌情处罚或者释放。”

凌冽说完,耳尖的他听着一门之隔的洛杰布在里头,将他的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朋克风 时尚杂志

他头疼地对着倾慕挥挥手:“暂且这样吧!”

倾慕心中忐忑:“父皇,国防部儿子根基太浅,接不了。”

凌冽挥挥手:“去吧!

暂且这样安排吧,后续,再看后续的结果。

这一茬一茬的,总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在发生,也许随着案情的进展,又会发生别的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。”

倾慕得了结果,抱着迩迩离开了。

他返回孝贤王府的书房里,看见夜康跟红麒还是老样子,坐在沙发上。

只是书房中烟雾缭绕。

夜康点了一支雪茄,有一下没一下地吸着烟。

见到倾慕回来,他迅速将雪茄摁灭在烟灰缸里,抬手挥了挥面前的空气,跟红麒一起起身望着他。

倾慕站在那里,眸光微转,心知大家都是煎熬的。

于是开门见山将凌冽的指示传达了。

夜康听完,僵硬地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他深呼吸,又道:“那我现在回家去了,爹地妈咪,还有今夕一定担心坏了。”

倾慕见他情绪不对,看了眼怀中的小灵狐。

迩迩会意,直接跳到夜康面前去,不过转瞬就把夜康送回去,又回来,不过转瞬又把红麒送回去了。

当迩迩再次回到书房里,倾慕却是笑着望着它:“不用送我了。”

小灵狐眨眨眼,它的双眼皮是雪白的颜色,上面沾着一圈漂亮的绒白的睫毛,好像雪花那么美丽。

倾慕将它抱起:“豆豆哥,我们回宫了。

子曰,暂且好好管理王府,有消息我会让豆豆哥过来通知。”

他白日里是正大光明过来的,更是夜康开车将他从寝宫接来的,王府多少人亲眼看着他从王府走进来。

如果至始至终不见他出去,必然会有微词。

人言是最可怕的东西,倾慕身为皇子,在严谨的道路上一直是其他兄弟姐妹的标榜。

倾慕对于兄长家里的大管家口吻温润,素来客气。

这也让子曰非常感激。

他认认真真给倾慕鞠躬:“多谢殿下了,这两日确实辛苦殿下了,殿下回去好好休息!”

回去的车里。

倾慕有一下没一下地抬手敲击小灵狐的鼻尖。

他还喜欢玩它粉嫩的肉垫,特别柔软可爱:“我们家迩迩真是娇嫩欲滴、倾国倾城呀!”

小灵狐听见,羞涩地将脸颊彻底埋在倾慕的怀中,闭着眼不理他了。

倾慕忍俊不禁,一身的疲惫都扫去了:“跟着一一学会了耍赖,怎么就没学会她的厚脸皮呢?”

大将军王府。

对乔家来说,这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
春阁灯火通明,只是一楼的大厅里空无一人,夜康拖着满身的疲惫从电梯上去。

从电梯出来,便听见二楼的客厅里传来家人嘈杂的说话声。

客厅的推拉门门口,站着孤白枫。

他见夜康回来,立即问:“世子,要不要吃点宵夜?”

夜康摇头:“不了。”

心知爹地妈咪都在里头,他走过去,孤白枫帮他打开房门。

客厅里所有的灯都开了。

却依旧照不亮众人心头的希望。

乔歆羡如今是最自责的,因为是他将夜蝶带回家里,才有了后续的事情。

不然,夜安不会有机会认识夜蝶,乔家不会有机会遭受这样的劫难。

凌冽最后在电话里传来的话,虽然他们听了有些不舒服,却也句句在理啊。

乔夜乐不下毒,今夕也不用救,看着是今夕给乔家立了功,可是凌冽也饱受了多日的头疼之苦,甚至差点丧命啊。

夜蝶不谋害小皇孙,也就没有大凶,更用不着今夕来测,看着是今夕又给乔家立了功,可是那一番惊心胆颤跟后怕的罪也是陛下他们在受着啊。

哪个帝王能一而再、再而三容忍漏洞百出的亲戚?

乔家执掌军权百年是不假。

但是,除了乔家,宁国人才济济,军事人才更是济济,不愁找不到比夜康更合适的人。

乔歆羡难过地一言不发,凉夜更是时不时就抽泣两声。

她也看见夜康回来了,什么也没问。

因为所有的情况洛杰布早都汇报了。

她只是拉着夜威的手,道:“威威啊,大哥要避嫌,爹地肯定是不能露面的。

明日,无论如何,要去看看安安,看看他过得好不好,有什么需要添置的,给送进去。

还有,夜蝶的事情无论如何要讲清楚!

要跟他讲清楚啊!”

夜威握着母亲的手,面色凝重:“妈咪放心,明天晚上我就过去。

白天人多,二哥他们是秘密送过去的,外人都不知道,我白天过去太显眼了。

等着天黑了,我想办法联系一下大头,过去一趟,不让人看见。

该说的,我一定跟二哥好好说清楚。”

夜康往沙发上一坐,身形僵硬。

今夕看着他的眼睛,深吸一口气:“……”

夜康心知瞒不过,抽了个抱枕,紧紧搂在怀中抱着:“嗯,陛下让我告病假一个月。”

今夕:“这件事情我们都知道了。”

她心疼地握住丈夫的手:“我是心疼。”

看着夜蝶受审、受刑,夜康的心一定是程在滴血的。倒不是心疼夜蝶,而是痛心夜安、纯灿诚灿,还有痛心整个乔家会不会被这个女人牵连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