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撩app香蕉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玄黑色的保时捷的夜幕下风驰电掣。

车是从严邦那里开出来的。又从丛刚这里开离。

封行朗没有继续跟丛刚磨叽下去!

在封行朗看来,丛刚已经快成为一个病入膏肓的神经病了!

或许是从去年开始,又或许丛刚一直都是这种半癫半疯的风格。只要他不乐意时,即便封行朗拿把枪指着他的脑袋,他也会无动于衷。

早知道就让丛刚这个狗杂碎爆死在唐人街的街头好了!

在一片灯红酒绿之下,封行朗似乎一下子失去了方向。

他不想回封家。可严邦那里去不得;丛刚那里又刚出来……也许他想去的地方只有浅水湾!

封行朗想到了白默。本能的就联想到了袁朵朵。

袁朵朵竟然要他帮她杀了白默?不用猜,一定是白默那家伙把人家小姑娘给睡了!

说小姑娘有些low了,袁朵朵也算是个大龄小姑娘了!

拾年晓晓雨中漫游

以封行朗的火眼金睛,还是能看得出袁朵朵还是个V。其实给哪个男人睡不是睡?

男人就是这样:一边苛刻着女人要是个V,一边又随意的去糟蹋人家小姑娘的V身体。

算了,还是不去袁朵朵那里了。自己的一堆破事儿还头疼着呢。

排除了所有的选项,封行朗只能又从这所有的排除选项里选择了一个回封家。

封行朗的手机是关着的。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封立昕也是从严邦那里得知封行朗去过浅水湾,并又被亲侄儿林诺用弓弩射伤了手臂。

封立昕很能体会封行朗爱子心切的心情。换作是他,也会不顾一切的跑去浅水湾看望自己的老婆和孩子。

严邦告诉他:受伤的封行朗被带去他那里,拔除了弩箭之后,封行朗便不辞而别了。

封立昕没有睡,一直等在封家的客厅里。

一起陪着他等着的,还有蓝悠悠。

一个神情深邃的蓝悠悠!

林雪落那个人不但带着她的小野货回来了,竟然还投靠在了义父河屯的身边。

真是个心机表!她这是要利用义父河屯来对付自己呢?还是对付封行朗呢?

蓝悠悠到是希望林雪落要对付的人是封行朗!这样才能让封行朗彻底的死心。

“悠悠,先回房陪团团睡吧。一会儿团团醒了找不到大人,会害怕的。”

封立昕柔声劝说着拥在沙发里等候着封行朗的蓝悠悠。

蓝悠悠抬眸瞪了封立昕一眼,只是将身上的绒毯包裹好,继续等着。

封立昕拗不过蓝悠悠,只得作罢。说实在的,他也希冀着能有那么一天,蓝悠悠对自己也能有上哪怕是一天的柔情。哪怕只有对弟弟封行朗的十分之一就好!

担心封行朗不假,但蓝悠悠也有故意作秀的成分:想想一个亲儿子能对自己的亲爹一而再的下狠手,不得不佩服林雪落那个女人把儿子教育得真好!

在一个女人那里得到了冷漠,甚至于仇恨的对待;回到家后,在面对她蓝悠悠的温婉贤惠时,她就不信他封行朗不感动。

封行朗走进别墅客厅时,看到封立昕和蓝悠悠,一个坐在沙发上,一个拥在沙发里,画面还算和睦。至少不是刺眼的。

“行朗,”封立昕立刻起身相迎,“去哪儿了?手臂受了伤怎么还自己开车啊?”

“被自己亲儿子射伤的……不疼!”

蓝悠悠美目流转,故意在封行朗的伤口上撒盐。

封行朗瞪了蓝悠悠一眼,却没有应答她的话。因为她说的是事实。残酷的事实。

“团团呢?睡在哪个房间?”

封行朗连大哥封立昕的话也没有应答,而是反问一声。

之所以这么问,是因为封小公主能睡的房间太多,不固定。

蓝悠悠霸占着二楼的主卧室,原本应该是封行朗和林雪落的婚房!

而封立昕则睡在二楼医疗室改成的卧室里。

封团团小公主有她自己的公主房,但她很少一个人睡在里面。不是跟她妈咪睡,就是赖在封立昕的房间。

大部分情况下,在睡之前只要有封行朗在,她便会一直的缠着封行朗。

至于封行朗,连封团团都不如。因为他连自己的房间都没有!

安婶在楼下给蓝悠悠安排了客房,可蓝悠悠却非要霸占二楼的主卧室,封家上下没有人能拗得过她,也就只能由她霸占着二楼的主卧室。

尤其是在她给封家生下了封团团这个小公主之后。更是变本加厉的宣布着她女主人的地位。

“团团睡在楼下客房呢。一直嚷嚷着要等回来。安婶陪着。”

“今晚团团归我了!”

不等封立昕的说完,封行朗便迈着长腿朝楼下的客房走去。

两分钟后,睡着的封小公主被封行朗用厚实的绒毯裹抱在怀里,一边细吻,一边朝楼上走去。

目送着封行朗那健硕的挺拔背影,和对女儿那般亲昵的动作,蓝悠悠满心的宽慰。

她林雪落生下的小野货,又怎么能跟她蓝悠悠的孩子相提并论?

只是可惜:封行朗只疼爱女儿团团,却对她这个女儿妈视而不见。他宁可跟他大哥睡,都不肯来她的房间!

这个男人为什么会变得如此之冷漠呢?难道还是因为他大哥封立昕?

瞄了一眼康复了八成多的封立昕,蓝悠悠哀叹一声:这种日子,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!

******

医疗室改成的卧室,没了曾经的幽暗,更多了柔和和温馨。装修的色调很明朗,让人一进卧室心情也会跟着明媚起来。

这是封行朗特地请心理专家和设计师一起改造的。他担心封立昕会留有从前的心理阴影。

偌大的慕思庥上,封行朗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着小团团那弹指可破的小脸蛋儿。

可映衬出来的,却是另一张故作镇定却惊恐无助的小面孔。

封行朗再一次的反思自己的行为!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,他一定不会那般去倒逼自己的亲儿子!

封立昕走了进来,静静的看着庥上正跟小团团亲昵的弟弟封行朗。

他能体会封行朗爱而不得的殇疼!

“行朗,把雪落的手机号码给我。”封立昕低声的温润道。

有些事,是时候说清楚了。封立昕不想重犯曾经的错误。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