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 豆奶

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黄色裙子吹泡泡女生图片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 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“诸位长老,且听我一言。”

“说好了,只是切磋。”

“切磋的时候,拳脚无眼,受伤是难免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

谢美妆有些着急,连忙劝说。

她不是为龙青尘担心,而是为黄家众长老担心……

因为,她知道龙青尘有很多至宝,随便拿出一样,都不是这些长老可以承受的。

不管怎么说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还算不错,她不希望谢家失去这个盟友。

长须长老却并不领情,冷冷道,“谢小姐,看在谢家和我们黄家关系不错的份上,我们黄家才准许你和他随便使用行星级传送大阵,而他,下手却如此之狠,可见,他连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,既然如此,我们黄家也没必要对他客气,你站在一边,不关你的事!”

“谢小姐,你站在一边,看着就好。”

“看在谢家的面上,我们也不会为难你。”……

黄家其他长老也是愤怒不已。

谢美妆苦笑,她根本不是给龙青尘求情,而是让他们不要自寻死路……他们怎么就不明白呢?

龙青尘目光平淡,指向八名天才,“你们黄家年轻代这些所谓的天才,藐视龙族,出言不逊,还有脸让我手下留情?还有,你们这些老家伙,不管管也就罢了,还喜欢护犊子,既然如此,那就来吧,我倒要看看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长须长老声音冷冽,下了命令。

“慢着!”

黄家主连忙阻止,“大长老,你最好想清楚,龙族的怒火,可不是我们可以承受。”

长须长老冷笑,“家主不必担心,龙族想报仇,首先得知道他是谁杀的,龙族怎么会知道是我们所杀?”

说到这里,他眸光锐利地看向李飞流和谢美妆,“两位,应该不会走漏消息吧?”

谢美妆苦着俏脸,龙青尘有这么多至宝,他们杀得了吗?……

李飞流沉默不语,他也知道龙青尘有祖龙麟和破灭之矛。

见到两人没有回答,黄家大长老目光冰冷下来,“看来,在谢小姐的眼里,黄家和谢家的关系,还比不上他重要,既然如此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他猛然一挥手,“将这三人,全部杀了!”

嗖!嗖!嗖
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)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